您的位置:

首页> 不伦恋情 > 爲爱而绿1-3

爲爱而绿1-3

第一章 网约

  「卓茂堃,给你看个骚东西。」

  正趴在桌子上打瞌睡的卓茂堃擡头瞥了瞥这个体型微胖的少年,不耐烦的挥
了挥手:「去去去,什麽骚东西,你小子成天就知道给我看黄网,就知道撸管,
连个妞都泡不到,白雅哲你铁定是一辈子的处男。一天天的,真是撑死眼睛,饿
死鸡巴。」

  「嘘,操你妈的,小声点,让别人听见了我怎麽混啊!」

  果不其然,邻桌的女生听到他们的对话话都厌恶的躲开了,这个叫白雅哲小
胖子的黄色思想和撸管行爲在这个班级裏已经不是什麽秘密了。

  「呸,成天操你妈,操你妈的,我妈在家,你有本事就操去啊,真是张臭嘴
。」卓茂堃往地上啐了一口。

  「唉嗨,我倒是想操啊,你妈那麽漂亮,三十多岁还保养的那麽好。」

  「你特娘的是不是想挨揍了,滚一边去!」说着,卓茂堃就重新趴在桌子上
不再理白雅哲。

  「别生气啊我的哥,兄弟我今时不同往日啦,不信你看。」

  白雅哲重新拽起摊在桌子上的卓茂堃,把手机屏幕往他眼前一凑,一组标题
爲「三十六岁熟女,同城找人操」的香豔图片映入眼帘:第一张是两颗被托起的
肥美乳房,上面覆着两朵淡褐色又带点深红的乳晕。不多不少只有硬币大小。红
葡萄般的乳头像是刚被挑逗过一般,肿胀的立于当中,像朵含苞待放的花蕾,让
人想含在嘴裏仔细品味一番。从底部被两手捧起的样子,更像是在邀请屏幕前的
欣赏者品尝。拉到底部还真有这样的配字:「我想喂你吃我三十六E的美乳,可
以吗。」

  第二张是从肚脐到美足的照片,很难想象这纤细的腰肢居然能支撑起如此两
座高耸的山峦。平坦的小腹没有多余的一丝赘肉,从微微的马甲线可以看出这个
熟女平常的运动量。再往下是一片神秘的倒三角,旺盛的丛林裏枝繁叶茂,有些
卷曲的草丛守卫着秘密花园最后的尊严,让人无法再看得更加透彻。紧紧夹着的
一双美腿叠在了一起,一双足足一米多长的黑色丝袜套在上面。大腿根处被松紧
勒得稍稍有点下陷,但是更增加了几分熟女特有的肉感。笔直的双腿在丝袜的称
托下显得更加圆润,颇具美感的弧度一直延伸到脚踝处,下面是一双娇俏的美足
,一只美足的足尖指向镜头,下方配文:「人家最喜欢穿丝袜了,能不能帮人家
舔一舔嘛~」

  最后一张是这熟妇的背影,盘起的头发刚好露出洁白如瓷的后背。似乎刚刚
做过剧烈运动,一丝薄汗露水般撒在上面。在灯光的映衬下,从天鹅般的脖颈到
蜜桃般的翘臀都散发出淫靡的光泽。一副美肉如同一块洁白的玉壁,如果硬要挑
出瑕疵,那麽只能说是肥润的屁股底的那一小块箭头形红色胎记。不过这从娘胎
裏带出来的胎记,非但没有影响到整体的美感,反而如箭头般指向玉户,似乎在
给人们指明入口。仔细看去,肉臀下面依稀还有一行晶莹的液体,沿着大腿一直
漫到丝袜上。下面的文字是:「这胎记是人家的使用说明。人家的老公在后入的
时候总说我是天生就用来挨操的。」

  惹火的豔照配上露骨的文字,看得卓茂堃血脉喷张,在下体充血的同时,脑
子裏却産生了疑问:「这丝足,这背影,怎麽有种在哪见过的感觉,难道…」

  「怎麽样,看呆了吧,都给你说了时个骚东西了。你看看下面一帮屌丝都评
论疯了,各种求约的都有。但是我就最聪明啦,我把我的大屌给她私信了几张,
人家第二天就约我见面了。」

  白雅哲开口打断了卓茂堃的思路,让他一时间想不起,这心底隐约的熟悉感
觉从何而来。不知怎的,他觉得莫名气恼:「你特麽就尽想好事,你觉得这像是
自拍吗,一看就是别人给拍的,指不定是找了哪个女优的照片等你上鈎呢。这叫
仙人跳,你小子等着上当吧!」

  白雅哲可没被这一番话打击到:「人家都跟我约好时间地点了,先在城北的
饭店见面,然后再去开房,一分钱不用我带,车费都她报。只要我带张健康证就
行了。人家是贴了心送逼来的,而且时间就在今天下午。」

  见卓茂堃面对自己的炫耀,依旧一副不以爲然的样子,白雅哲有些着急:「
要不,兄弟跟着一起去。她本来三令五申只叫我一个人去的,可是咱们哥俩关系
这麽铁,我把你安排在邻座涨涨见识,当然去开房的时兄弟我就有心无力了。」

  「人家让你带健康证去看你的肾健不健康,能卖多少钱。你别烦我了,滚开
。」

  卓茂堃打击完白雅哲继续趴在那裏睡觉。那小胖子也留下一句「好心当成驴
肝肺。」气呼呼的走开了。

  一下午的课,卓茂堃一个字也听不进去,他也不知道因爲什麽而心烦意乱的
,是嫉妒小胖子能得到一个极品美妇还是因爲其他原因,连他自己也不得而知。
仔细一想,这白雅哲的祖母也是俄罗斯人,这杂种的身上多少掺着点战斗民族的
血液。自己也在厕所瞥见过他的鸡巴,颇有黄片裏,欧洲大屌的风範。在没勃起
的状态下就几乎顶得上自己勃起时的粗长。再加上白雅哲平时总爱把屌毛剃光,
一根白白净净的年轻大屌也难怪别人会喜欢。只是这照片中的酮体怎麽总感觉似
曾相识,难道是身边熟人,会是谁呢…

  一阵放学铃声的响起,吓得卓茂堃一个激灵,他甩了甩脑袋:「什麽熟人,
巧合罢了,绝对哪蕩的图片,死胖子等着被割肾吧!」说完就提起书包往校门走
去。

  第二章 白玫瑰

  总算熬过了这漫长的最后几节课,白雅哲的心思整天都挂在了那妙不可言的
肉体之上。收拾完东西,他就立马沖向校门拦车,感觉在这裏多留一秒都是浪费
生命。此刻的他,早已兴奋的难以按耐,丝毫不在乎卓茂堃愤愤离去的身影,和
他异常恶毒的咒骂。

  出租车司机在白雅哲不断的催促下,终于到了约定好的地点,他随便扔了张
红票子,零钱也不找就匆忙奔进饭点裏。按照之前与对方商量过的,他从包裏掏
出早就準备好的红色玫瑰,就像每个老套的相亲安排一样。只不过他要找的不是
终身伴侣,而是个长期炮友。

  每走一步,白雅哲的心髒都似乎要顶出胸膛。他甚至能清晰的听见自己「咚
咚」的剧烈心跳声。此刻的他,有多麽的兴奋就有多麽的紧张。毕竟即将在一个
极品尤物的肉体上,终结自己保存了十六年之久的处男之身。

  他四处张望着,不愿意漏掉任何线索。最终望见了一朵,开在角落裏的白色
玫瑰。

  手持白色玫瑰的女人身披风衣,戴着大大的墨镜。虽然身上被裹的严严实实
,脸也被遮住了大半,却依旧能看得出精緻的妆容。

  「的确实是有备而来哈,不知道风衣下面会不会直接就是一套情趣内衣。」
这麽一想,让白雅哲更是激动不已。

  那个美人妻似乎也看见了白雅哲,一开始还在乖巧的待在原位等候。可当白
雅哲越走越近时,她却突然坐如针毡起来。还没等靠的太近,她就忽然窜了起来
,迈着一双高跟鞋,慌慌张张的沖出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门。

  「这什麽骚操作,撞见鬼了?」白雅哲还没反应过来,那熟妇渔网袜下的美
腿已经随着红色高跟鞋「哒哒哒」的声音越迈越远。

  白雅哲立马慌了神,书包也不要了,丢到地上就跟着沖了出去:「唉,等等
啊,跑什麽啊!」

  听到白雅哲追了上来,她匆忙伸手招了辆车钻了进去。

  当白雅哲沖到跟前时,车子也已经开走,只留给他一眼车窗内的侧顔,和不
小心掉在地上的那朵玫瑰花。

  白雅哲气喘吁吁的拾起地上的玫瑰,望着车子开走的方向若有所思。

  第二天上课,卓茂堃嘲讽的看着一副死妈相的白雅哲:「白胖子啊白胖子,
昨天是不是被人骗啦,哈哈哈哈!」

  白雅哲也没有做任何正面回答,只是用狐疑的眼神盯了他一阵,直到卓茂堃
被盯的有些发毛才开口说话:「兄弟,今天我能上你家吃饭不。」

  卓茂堃被弄得莫名其妙,「可,可以啊,我给我妈打个电话去,让他多做点
饭。」

  「别慌着打电话,你妈认识我不?」

  「认识吧…你好歹也来蹭过两三顿了,怎麽说都应该对你有点印象了。」

  「那就别打电话了,今天这顿饭随缘吃吧。」

  卓茂堃越听越糊涂,「怎麽了,昨天一炮把你打傻了?大奶子肥屁股砸脸没
顶得住,神经了?」

  「去去去,昨天那女的见了我就跑了,什麽奶子屁股的,毛都没有!」

  卓茂堃立马被笑得前仰后合:「怪不得,一过来就神经兮兮的,原来受刺激
了。人家觉得你丑,吓得赶紧跑。哈哈哈哈…」

  「哼,只有小丫头才看脸不看器大不大,活好不好呢。」白雅哲一边嘟囔着
一边又有意无意的说:「你妈,昨天穿的挺好看哈。」

  卓茂堃被这麽一句话弄得心理一咯噔:「你什麽意思?」

  「啊,没事儿,看你紧张的样子。就是昨天回家,在街上看见你妈了,想着
今天再去看看她老人家的盛世美顔。」

  面对白雅哲的胡乱搪塞,卓茂堃有点不是滋味。被别人夸赞自己的母亲固然
很自豪,但这胖子明显话裏有话。

  「你特娘的,色心都打到老子的老娘身上了啊。告诉你小子,我妈是漂亮,
但平常贤惠端庄,昨天那浓妆豔抹的样子你这辈子别想看见第二次了。以后别想
进我家一步!」

  白雅哲听了,立马满脸堆笑的道着歉,点头哈腰端茶送水了一整天,才让卓
茂堃稍稍消气。

  放学回家的路上,卓茂堃看着旁边又哼又唱的白雅哲甚,琢磨着他一整天的
奇怪行径。昨天下午的回忆再次涌上心头:卓茂堃回到家后,发现父母都不在房
间,只留下一张字条和一百元钱,说是今晚不回来了,让他随便买点东西吃。当
他肆无忌惮的打开电脑玩起游戏时,他的妈妈琴萧含却裹着风衣,戴着墨镜,火
急火燎的跑进家门。没过多久爸爸卓雁徽也跟了进来。让他倍感意外的是,平常
对他管教很严的父母,却都无视了他一放学就打游戏的行爲。随后主卧裏传来了
琴萧含啜泣的声音。

  卓茂堃蹑手蹑脚的推开门,留出一道缝隙。门缝裏虽然看不太清楚,但依稀
可以看到琴萧含一反常态的打扮。刚才的风衣脱丢在床头,一件清凉的黑色低胸
马甲,可怜巴巴的绷在上身。首尾应接不暇,不但遮不住柳腰,让整个肚脐都露
在外面,就连上面的两颗肉球也是呼之欲出,白花花的乳肉暴露了一大半,似乎
随时都有可能涨破衣服一般。下身套着一件牛仔热裤只有齐逼长度。而接下来的
部分就被跪在地上不知说着什麽的卓雁徽挡住了。虽然妈妈琴萧含哭得梨花带雨
,脸上的妆也被哭花稍许。但依旧能判断的了,琴萧含出门前,脸上一定经过了
精心打扮…

  看见一向端庄典雅的母亲穿的如此大胆,卓茂堃不由得在胯下支起了帐篷。
他不停的变换角度想要再更多的欣赏一下,母亲这不可多得的画面。可结果任由
他如何切换视角都无法再多探得更多的部分。只好悻悻回到房间,回忆着刚才的
镜头撸管。

  「嘿,想什麽呢!」

  白雅哲用手肘把他捅了一把,将他从思绪中拽了出来。他擡头一看,原来在
不知不觉中就已经走到了小区门口。

  回到家中,卓茂堃看见母亲正躺在沙发上休息,于是喊了一声:「妈,我回
来了,带了个厚脸皮的同学回家吃饭。」

  琴萧含听见儿子的声音,伸了伸懒腰,一袭长发慵懒的散落在肩头,随着挺
腰的动作,胸前展现出圆润的曲线,让本来松垮的居家服瞬间变得紧绷,再也藏
不住纤细腰肢的柔和弧度和娇嫩肌肤。这抚媚的身躯让门外的两个少年微微一硬
,白雅哲更是咽了一大口口水。

  「小茂啊,带同学回来玩是好事情啊,你看你这话说的。那我去做…怎麽,
你!」

  琴萧含一边说着一边朝儿子的同学看去,等认清那张脸后却像是看见了什麽
不速之客一样,瞬间把剩下的话咽了进去,发出了一句让卓茂堃摸不着头的疑问


  琴萧含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,立马干笑着解释道:「呵呵呵,没什麽,我
眼睛突然花了,呵呵,今天有点累了,我要干嘛来着,噢,做饭,我去做饭了。


  琴萧含被儿子用疑惑的眼神送进厨房,丢了魂般的在裏面一通乱转,无意间
将几个盘子碰碎在地。

  「妈,你今天怎麽了,没事吧?」

  「没,没事…你快去带你同学进屋子裏玩游戏吧,今天允许你玩。」听到儿
子的声音,琴萧含慌忙掩饰着内心的不安,手慢脚乱的收拾着一地狼藉。

  「怎麽了这是?」卓茂堃看着妈妈失魂落魄般的表现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而一旁同样望着厨房方向的白雅哲却一副一切顺理成章的样子,意味深长的
微微点头,嘴角还抹着邪性的坏笑,眯着的眼睛裏头充满了狡黠。

  等到饭刚做好,卓茂堃的爸爸卓雁徽也刚好下班到家。

  「今天有请同学回家吃饭啊,呃…」

  卓雁徽看到了坐在桌旁的白雅哲,也同样是愣一愣,然后又瞧了瞧坐在那裏
一言不发的妻子,一向热情的他却像是被喂了一剂哑药一样,沈默不语。

  饭桌上大家都少语寡言,只有最简单的交流。卓茂堃扒着碗,悄悄环视着周
围的三人,心裏暗想:「怎麽感觉一个二个都藏着心事似的,是不是有什麽事情
在瞒着我?」

  终于吃完了这顿气氛诡异的饭,卓雁徽丢下句「我睡了」,就早早进了卧室


  「我也不太舒服,儿子今天你帮妈妈洗碗吧。」

  「阿姨做饭这麽香,我现在浑身是劲,我来帮卓茂堃洗碗。」还不等别人回
答,白雅哲就已经端起了几个盘子进了厨房。一向不勤快的他

  「妈,就让他干吧,我想去看会书去。」听到有人把活包了,卓茂堃自然很
开心,立马扭头就进了房间,生怕白雅哲变卦。

  「诶,你这孩子…」琴萧含刚反应过来,正起身準备拉住儿子,就发现他早
就迅速的进了房间,连房门都反锁上了。

  从昨天下午开始,白雅哲就感觉,那张侧顔和卓茂堃的母亲颇爲相似。虽然
印象中穿着打扮比较保守,但依旧能看得出身材的火爆程度。刚才的种种迹象几
乎让他断定,二者就是一人!

  一直在厨房伸着耳朵,听着外面动静的他,终于等到了这个独处的机会,他
径直走了出来,从包裏掏出了那朵蔫掉了的白玫瑰:「阿姨,你东西掉了。」

  琴萧含被白雅哲的这一举动吓得一激灵:「我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麽。」

  白雅哲戏谑的看着对方躲躲闪闪的眼睛:「你不承认无所谓,我觉得卓茂堃
待在您身边这麽多年来,不可能不熟悉了解你吧。不知道我把网上的那几张骚气
的图片给他看了,他能不能认出来,认出来了,又是什麽样的反应…」

  「别,别告诉我儿子,你到底想要干嘛?」

  「干嘛?当然是干你网上求人干的事,干昨天没干完的事情,也就是,干,
你。」

  琴萧含听完,欲言又止,似乎很不情愿的样子,脸上布满了浓重的阴霾。和
网上那骚货一样的举止判若两人。

  看到琴萧含这一表现,白雅哲忽然间有些怀疑,「这真的是一个人吗?」

  良久的沈默之后,琴萧含重新开口:「我回卧室考虑考虑。你先去陪着小茂
吧…」

  大约半个小时,卓茂堃的房门终于被敲响:「白雅哲,你来一下。」

  卓茂堃看着一进来就兴奋到坐立不安的白雅哲把手机一扔,煞有介事般的沖
了出去。心中再次伸起疑团:「大晚上的,这人在傻乐个什麽?妈妈找他又是做
什麽?」

  他将头探出门来,发现两人正在客厅裏,似乎悄悄商量着什麽事情。妈妈琴
萧含扶着额坐在那裏,因爲距离太远,根本听不清她说的话。而旁边的白雅哲一
直捣蒜般的点着头,得逞般贱贱的笑着。没一会就满面春风的穿上外套準备回家
,留下琴萧含一人继续呆坐在那裏。

  「回去了哈,您慢慢玩~」白雅哲出门前一脸得意的跑到卓茂堃房间裏打了
声招呼,然后哼唱着小曲就出了门。歌词的内容是:儿砸,儿砸,我是爸爸…「